A Personal Finance Blog for Malaysian: 林冠英致全体槟州人民的公开信 [15.3.2013]

Saturday, March 16, 2013

林冠英致全体槟州人民的公开信 [15.3.2013]

我这份公开信是根据一些非政府组织及国阵的误导性言论作出回应,他们反对由槟州政府在2013年1月透过公开招标颁发的63亿令吉3个大道及海底隧道计划。我希望槟州人民能容许州政府以“讲道理,说事实”的解释这项为了解决槟岛交通阻塞与疏解威省交通流量的“绝望”方案。

我之所以特意用“绝望”这个字眼是因为民联执政槟州5年以来,我们一直不断要在槟州推行公共交通系统。一开始我们寄望在联邦政府原本所建议的单轨火车,即使我们觉得重新使用电车会比较适合拥有乔治市世界文化遗产的槟城。

每年联邦政府预算的“许愿名单”中,我们尝试把单轨火车列入,却得不到任何正面回应。因此,在绝望之外,我们想出一个框架之外的创意点子,给付槟城快捷通巴士公司,以提供民众免费的乔治市古迹区巴士服务,这项服务获得得到了积极反应。州政府也给付槟城快捷通,在上下班尖峰时刻,提供免费巴士给峇六拜自由工业区工作的北海及浮罗山背民众。

当我们更进一步,献议让地方政府经营公共巴士服务的时候,联邦政府却拒绝回复我们。我们在公交系统最后的努力是每年投注1000万令吉给付联邦政府,好让槟城快捷通在尖峰时刻提供全槟免费巴士,却还是被无来由地拒绝了。

我们是多么渴望公交系统,但大家可别忘记,无论任何形式的公共交通系统,都是归联邦政府垄断的权力管辖。即使州政府愿意付钱,没有联邦政府的批准,仍然成不了事。因此,一直不断教训我们要投资在公共交通,根本只是白费力气

既然联邦政府决意要封杀我们的前路,槟州民联政府惟有当机立断,不可以被动的坐以待毙,因此,我们才决定在最阻塞的地区,建造替代道路,以增进我们的道路网,同时让槟岛及威省两岸三通,让两岸关系更紧密,确保威北在经济发展中不落人后。

让人民决定

槟州民联政府将聆听及听从160万槟州人民的意愿。槟州政府自2011年该计划被倡议起,史无前例不间断地主动接触民众及公民社会。这项计划不是仓促决定,我们仍然继续举行对话会。

这项计划是2011年开始进行公开招标,计划包括了从新关仔角到峇眼阿占的6.5公里海底隧道、从丹绒武雅到直落巴巷的12公里长高速公路、从新关仔角到敦林苍佑大道的4.2公里长高速公路及从亚依淡新市镇到敦林苍佑大道的4.6公里长高速公路。

州政府把上述工程合约颁布给由本地Zenith营建公司、中国铁建集团、北京城建集团、Sri Tinggi有限公司及Juteras有限公司组成的特殊功能公司。北京城建集团是中国主要的建筑公司北京奥运的“鸟巢”国家体育馆就是由它们所建;中国铁建集团则是负责建造中国许多的铁路,包括世界最高的青藏铁路。这些大公司并不是诬蔑者所指的2令吉公司。

不要轨快铁,我们要电车

若民联执政布城,民联将倡议建造连接槟岛与威省的电车系统。国阵的单轨火车并不适合建在槟城的世界文化遗产城,因为其高架轨道将会破坏槟城的景观。惟有电车方能与槟城的古迹作结合。因此必须建造新的替代道路,以在旧道路挪出空间,让路给电车系统川行。

就算国阵赢取槟州政权,国阵的单轨火车计划也不会成行,原因有二:其一、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不会允许单轨火车的建设,因为这将导致乔治市从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中被除名。其二、国阵从未履行承诺,前首相敦阿都拉在2006年答应此事后,现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从未履行承诺。如果拿督斯安华依布拉欣担任首相后,我们就会有电车系统。

不会针对进入乔治市的车辆征收费用

我要特别在此否认不是指控,指控这4项计划并没有列入公共交通大蓝图里面。唯一的差异只是槟州交通大蓝图建议海底隧道必须在2025年至2030年完成,然而州政府想要挪前至2023年完成,与原有差2年。以10年的要求来完成第三通道主要是满足各项可行及安全的要求,包括环境保护。若环境安全评估不过关,这项计划就不会再进行。

民联已经拒绝向进入乔治市的车辆征收费用的建议,我们要让槟州人民及外州人民都有权力自由进出乔治市。采用这种“新加坡模式”减少交通流量,只会保障现有的乔治市富裕精英居住在乔治市,却糟糕地对外来进城者充满歧视,因为只有能负担的人士可以进入乔治市。

联邦政府早在2011年4月就知悉这项计划,当时是由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中国总理温家宝见证我所出席的备忘录交换仪式。该计划的公开招标则是在2011年11月14日,而且从2011年就开始接触民众,讲解该计划。

得标者的评估与推荐是在首席部长不介入下,由州秘书拿督法利占及财政司拿督哈芝莫达所分别领导的两个委员会所决定。公开招标的过程是透明与具有公信力。

24位发言者当中,仅有1位反对,9位支持,其余的则要求更详细的资讯。

这四项计划的第一条高速公路必须在2017年才完成,海底隧道则得等到2023年方能建竣,怎可以像某人所说是以惊人的速度呢?这四项工程的建造工程之所以如此耗时,主要是必须符合环境冲击评估的要求。若不符合要求,这4项工程就不能进行。

正式的合约仍待详谈,预料将会在下届大选的数个月后敲定及签署,但若人民否决的话,这些计划就不会进行。公众咨询及对话会将协助州政府在合约还未定案的这几个月内,调整本身的定位。

州政府乐见3月10日所举办的对话会在24位发言者当中,仅有1位反对、却有9位支持,其余的14位则要求更详细的资讯。最值得关注的是几乎清一色的年轻人全心全意支持这些计划,他们皆表示不想浪费他们的时间在塞车当中。

槟州政府立意坚定要透过投资未来以战胜未来,好让年轻下一代长大后不必成为“塞车世代”。

邓章耀可不可以解释,为何国阵以1令吉1平方尺出售丹绒槟榔940英亩的填海区?

再说,最终的竞标价不是80亿令吉,而是最低的竞标价63亿令吉,竞标者为Consortium Zenith BUCG 私人有限公司。我们不是缴付现金,而是以丹绒槟榔110英亩的填土地替代付款。

这些填海地是由前朝国阵所批准,当时前首席部长丹斯里许子根还支持连贯丹绒武雅至北海的半桥半隧道计划。

至于邓章耀说填土地段不存在,这简直是无耻地在说谎,因为国阵已经以1令吉每平方尺的价格批准了940英亩的填海,其中仅10%的土地将交给州政府。邓章耀能否解释,为何槟州国阵以每平方尺1令吉的超低价格出售土地?幸好,槟州民联政府之后成功把州政府应得的土地从10%增加至20%,才能为上述四项工程融资。

2周前,因槟城大桥维修工程而引起的恐怖塞车情况,让我们理解第三通道的重要性。其中三个高速公路工程将能纾缓前往峇都丁宜、乔治市、亚依淡新市镇及发林的交通,而海底隧道的另一个作用是刺激威北的经济。

槟州政府不会在交通阻塞问题上,坐以待毙,轻松地把责任归咎于联邦政府没有提供公共交通。我们也不会采纳凡事以槟岛为中心的方式,而是发展一套以全槟州为中心的方式,把威省的需要考虑进去。

如果已有通道从槟岛连接威中、威南,那么,我们也需要一个通道连接威北,促进经济成长,好让槟城能真正成为“两岸三通,一个槟州”。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3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