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ersonal Finance Blog for Malaysian: 家债重、商贷轻、经济缓!•杨名万

Wednesday, July 10, 2013

家债重、商贷轻、经济缓!•杨名万

大选已经过去了两个月,大选时期的财经数据现在才陆续出炉。
初步数据与之前的大选前财经数据一致,商业决策明显受到政局影响。
还好,迟来的大选最终还是过去了,我们或许可以期待下半年情况改善。
家债83%亚洲第一
本栏上月初评述4月份初步财经数据时,提及了选后经济乱象待清理,除了商业贷款走缓反映商业决策受到大选影响外,还有家庭贷款居高不下,官债高筑冲破五千亿令吉大关等等,许多棘手财经问题还待政府处理。
面对一篓篓财经问题,第二财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胡斯尼周三终于按捺不住,表示国家银行正探讨紧缩信用卡及个人贷款发放政策,避免家债继续高升。
根据官方数字,我国家庭债务已经占国内生产总值83%,而根据渣打银行调查报告,家庭负债则占总收入182%,也就是总收入的1.8倍。这在全球排名可并不低,至少在亚洲肯定高居第一。
虽然债台高筑并不是好现象,而且还排名第一,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却不认为那是大问题。
40个月来最低纪录
根据国家银行数字,大部分这些负债是有良好抵押品的房屋和汽车贷款,当中也有小部分的信用卡债及个人贷款,而政府比较担心的就只有这些占比较小部分的信用卡债和个人贷款,因此国家银行才探讨如何紧缩这两项信贷发放政策。
大选前,在政府营造下,经济一片好景,房地产市场最受眷顾,资产通胀,房产贷款随之迅速增长,家庭贷款带动银行系统贷款。
家贷增长良好,掩盖了拖延大选所导致的商业决策踌躇现象,商业贷款静悄悄大幅度放缓。
在5月5日大选后,家庭贷款终于跟着放缓,幸好仍维持双位数增长12%,令银行系统贷款依然保持增长,只是增长率放缓至单位数9.3%,结束了连续3年双位数增长神话,写下40个月以来最缓慢纪录。
大选月,大家焦点都放在政治变化,商业贷款发放额竟然大幅度萎缩36.5%,比4月份国会解散当月份的萎缩27.1%还要严重。这也导致5月份全部贷款发放总额逆转至负7.1%,远远不如4月份的增长9.4%。
同样的,银行批准的贷款额也从4月份增长7.3%猛烈逆转至萎缩16.9%,其中商业贷款批准额锐减38.7%,比4月份负17.5%加速萎缩逾倍。
须速巩固政经局势
展望未来,这大选冲击还需要一段时间巩固,并胥视国阵政府能以多快速度恢复政经行政常态,太多大选后针对性的种族政治言论,国会里的宗教改教法案,还有,连州政府也来个马六甲鸡场街胡闹等事件看来,恐怕还会拖延一段时间。
未来挑战潜伏,5月份贷款申请额已从4月份增长5.9%,逆转至萎缩12%,一转就转成负双位数,反映情况不乐观,而且,除了商业贷款申请从4月份负6.7%加速锐减至负19.2%外,一向保持增长的家庭贷款申请额也从4月份双位数增长18.4%逆转至负4.7%。
银行系统放贷趋势反映国家资源的应用方向和效率,商业贷款减低意味未来经济产能和经济生产偏低,对国家经济不利,而家庭债务高筑,意味人民负担加重,会削弱购买力,影响未来国内需求。
家债重、商贷轻,未来经济增长恐怕会遭拖慢,政府高官务要尽快从大选中苏醒,加快基建发展步伐,避免经济增长受影响。
文:杨名万 (著名时事及财经评论员)